• 返回: 婚宠难戒

    第476章 父女相认

    手机那头的愈旭升见秦绾沉默,也顿时明白了她的心思。

        当即又笑着改口,“绾绾,要不今晚先你自己一个人回来吧。除夕夜,让恩恩和心心在叶城陪慕老夫人。这样一来,慕少程虽没醒,她也不会孤独。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“嗯。”

        秦绾淡淡地应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她确实是那样顾虑的。

        “绾绾,你放心的去帝都吧,一会儿我和秦铮去慕宅,我们会照顾好恩恩和心心。”

        见她挂了电话,苏致诚主动的说。

        秦绾转眸,对上苏致诚温润真诚的眼神。

        轻轻点头,“好。”

        片刻后,她又补充道,“不要让恩恩和心心离开视线。”

        雷东和冯颜哄孩子的时候,秦绾也是这样交代的。

        孩子不能离开视线。

        -

        除夕这天晚上八点。

        秦绾和于幻言几人跟着人流走出安检,愈旭升正等在那里。

        “绾绾,累吗?”

        回医院的路上,愈旭升问秦绾。

        秦绾摇头,“不累。”

        “那,饿不饿,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,再去医院。”

        “直接去医院吧,我不饿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下午我给你打过电话之后,二叔又睡了一会儿,我们现在去医院,二叔正好精神着,可以说会儿话。”

        愈景柏在病床上躺了二十多年,刚醒来虽然不能下床。

        但说话之类的,还是可以的。

        这些年,愈家一直对他非常细心的照顾着。

        “他,有问起我妈妈吗?”

        秦绾的声音淡淡地响在车厢里。

        愈旭升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温和地说,“二叔有问起,我也跟他如实的说了。虽然二叔很难过,但他睡了二十多年,这方面倒是看开了些。”

        “听说还有你这个亲人,二叔高兴得不得了。”

        一路上,愈旭升都兴奋的跟秦绾说着,关于愈景柏的事。

        当年,愈景柏出事前,愈旭升虽然很小。

        但已经零星的有些记忆了。

        路上赌了会儿车,到医院,已经九点半了。

        刚走到病房门口,病房的门就从里面打开。

        余特尔一身白大褂站在门内,冲秦绾邀功似的笑,“秦小姐,我们又见面了,你父亲的情况很好。”

        “谢谢教授。”

        秦绾微笑的道谢。

        病床前,愈越京侧着身看着门口的方向。

        “绾绾,快过来。”

        秦绾点点头,视线从愈越京的身上移开。

        转而看向病床上的愈景柏。

        他靠在床头上,背后垫着柔软的枕头。

        这样的姿势不会太累。

        目光相碰,愈景柏立即激动的想坐起来。

        一旁的愈越京轻轻按住他手臂,“阿柏。”

        愈景柏没看愈越京,只是神色激动的看着秦绾走过去。

        “绾绾。”

        秦绾走近,愈景柏的嗓音微微嘶哑地喊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他的声音是很好听的那种。

        这声“绾绾”虽然迟到了二十多年,可所有的情绪都包含在了里面。

        秦绾本以为,病床上的这个男人和自己没有过接触,不会有太多的情绪。

        可听见他那一声复杂的绾绾,她却控制不住的鼻子一酸。

        眼眶倾刻就湿了。

        原来,包含着爱的话语,是这么轻易就能感动人。

        “孩子,来,我看看。”

        愈景柏见秦绾眼睛湿润,眼里的内疚更甚。

        他缓缓抬手,秦绾抿抿唇,把自己的手递过去。

        愈越京和愈旭升父子往后让了让。

        虽然冬天,但这是病房里,愈景柏的手很温暖。

        秦绾抿抿唇,轻轻地喊了一声,“爸。”

        愈景柏便激动得两眼泪花。

        他沉睡多年,因为白,比同龄人看着年轻许多。

        突然间有个这么大的女儿,除了高兴,还有许多复杂的情绪难以述说。

        愈景柏仔细的把秦绾从头到脚的一番打量,才温和地说,“绾绾,我听旭升,你从小就没有和你妈妈在一起,这么多年,辛苦你了。”

        秦绾摇头。

        “我很好。”

        “都怪我不好,要是我当初没有出事沉睡这么多年,也不至于让你受这么多苦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这种事,谁都预料不到的,你不用自责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听说了,你有两个可爱的宝贝,是龙凤胎。”

        可能是遗传因素,当年,蓝静之生下秦绾和苏妮,如今,秦绾生的又是龙凤胎。

        “嗯。”

        “那你来了帝都,两个孩子怎么办?谁照顾?”

        提到恩恩和心心,秦绾的眉眼染上温柔和浅笑,“他们在叶城,有……我两个哥哥照顾。”

        说到后面半句话时,秦绾迟疑了下。

        愈景柏疑惑地看着她,“两个哥哥?”

        想起愈旭升说,有些事他还没来得及告诉愈景柏。

        秦绾想了想,简单的解释道,“一个是跟我一起长大的哥哥,还有一个,是苏致诚。”

        提苏致诚,愈景柏自然知道。

        他的神色也因此变了变。

        秦绾没说话,只是安静地看着愈景柏。

        她猜,他因为苏致诚,想到了他和她妈妈的过往。

        大概过了一分钟。

        愈景柏回忆地说,“当年,苏誉山就是以苏致诚为要挟,逼得你妈妈跟他领证的。”

        秦绾不太明白地看着愈景柏,“你们是因为她怀了苏致诚分手的?”

        “都是我的错。”

        愈景柏的眼底划过痛楚,“最初,我知道她被苏誉山那个畜生欺负了的时候,你妈妈已经怀孕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因为分开了一段时间,我当时并不知情,你妈妈说她喜欢上了别的男人,还说怀了孩子……后来,我得知了真相,就想劝她把孩子拿掉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是怕你妈妈因为那个孩子,一直忘不掉那些不愉快的记忆。但你妈妈误会我,也许,那是她假装误会我,那天她跟我吵过架之后,就和苏誉山领了证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先休息一会儿,这些事,以后再说。”

        见愈景柏的情绪起伏太大,秦绾怕他刚醒过来的身子受不住。

        端起旁边的水杯喂他喝水,阻止他再说下去。

        愈景柏喝了水。

        秦绾把杯子放回小桌上,听见他又问,“绾绾,你现在,过得好吗?”

        秦绾点头,“我过得很好。”

        愈景柏的脸上浮起一丝欣慰的笑,“那,你嫁的人,叫什么名字,是做什么的?”
        ???转载请注明出处: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