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返回: 足球之召唤千军

    89.用尽资源

        : !!


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哦,这是个好事啊。”听到这个消息,张升也知道关键的时刻到了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姜鹏显然也为这个事情非常高兴:“老师,以您现在在国内青训的影响力,您提出来的意见被采纳的机会很大啊。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张升与姜鹏的高兴不是没有缘由的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不过这三个人都不知道的是,足协本次的计划,不管是在制定时间上,还是在计划目标上,都与历史上有着极大的区别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真实历史中,2017年年初在武汉召开的第十届中国足协第三次会员大会就通过一项交“2020行动计划”的规划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并且在计划中提出,到2020年,青少年足球注册人口达100万,其中女足10万;构建涵盖校园足球、职业足球等领域的业务发展体系;fifa世界排名男足进入前70位,女足进入前10位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特别是对外界极其关注的男足各级国家队专门设置了大赛目标:2019年获得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,亚洲杯打入四强,2019年u23亚锦赛打入八强,2017年22岁以下亚锦赛小组出线,2017亚少赛出现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同时在职业联赛方面,计划安排形成中超、中甲、中乙参赛球队数量递增的联赛结构,即中超16支、中甲18支、中乙32支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而资本方最关注的职业联盟,足协也给出了回应:重组筹建工作小组,到2017年3月份完成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可以说,这是一个涵盖了政府政策目标,行业业绩目标,民众期望,资本方愿望的整体计划,非常的雄伟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讽刺的是,这也是非常的不切实际,毕竟想2017年定计划,2020年各年龄段就出成绩--这是天方夜谭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对比一下,中国每次制定闻名遐迩的五年计划,有哪项计划是要求一个行业在五年内形成全行业的整体全面突破的?


             这个时间线,因为张升的出现,他对青训的极度重视,体现在两个方面,一个是俱乐部的海量资金的投入,一个就是他很多好的想法和措施都通过谢教授上传到了足协顶层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而龙腾队大量的优秀青训球员加上好的国家队成绩,奠定了谢教授现在国内青训政策专家的地位,可以说,这也是一种政企对接,相互扶持互相促进的成果,当然,说不好听点,也是一种另外意义上的“”的模式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由于此时很多成绩都已经实现。比如2016年的巴西里约奥运会,中国国奥队已经历史性的获取了铜牌的好成绩,自然就不会有2019年获得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的要求了,同理u23,u20,u17各年龄段的队伍这些年早就已经取得了极大的突破,历史上2017年的那个计划就更不可能出现了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不过,对一个行业领导团体来说,不管是公布目标吸引大家的关注也好,还是为了体现自己锐意突破的形象也好,新的计划还是出现了,而且这次的计划提的要求更高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比如,在青少年足球上,要求注册人口达到300万以上,即将到来的2018年世界杯完成进一球,拿一分,赢一场的“历史目标”;2022世界杯则要求打入决赛圈,争取小组出线;在奥运会上的要求是能保持现有成绩的情况下更进一步;亚洲杯则是提出了夺冠的要求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相比于历史的三年出成绩,这次足协提出的要求更高,当然给出的时间也多了一年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是的。我这几年也算得了些虚名,大声喊两嗓子,也有人肯听一下。趁着我还有两年就要退休,干脆这次就把面子卖完,怎么说也要把那些脑子发昏的人拦一下。”谢教授显得非常严肃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们是不知道,这次我出去调研,听到了一些很离谱的风声,有那么几个俱乐部动了歪心思了。他们不想着如何再青训上加大投入,而是想着走捷径--直接归化球员。”说到这里谢教授变得激动起来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啊?归化?”张升和姜鹏异口同声的差异喊道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谢教授凝重的点点头:“是的。几个急着出成绩的球队,开始动归化的脑筋了。不仅是归化国外一些小有名气的华裔球员,甚至想着直接对球队里的外援进行归化,然后再去买更多的外援。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为了归化球员,我听足协的人说,他们在劝足协放宽归化的限制,更有甚者,想通过‘赞助’亚足联和国际足联的方式,让他们也放宽归化的限制。可谓是机关算尽啊。”谢教授摇了摇头,“据说啊,他们还拿秦明浩来说事,说小秦也是从巴西‘归化’回来的。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。”张升顿时就怒了,“秦明浩本来就是中国籍,算个什么归化!人家好好一个中国人,硬是被他们污蔑成外国人了。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姜鹏也急了:“难怪。我说奇怪呢?这段时间,一些什么'细数亚洲归化球星’,‘世界各国的一些著名归化球员’的文章在各家媒体上纷纷出现,其中很多都提到了秦明浩,虽然都在归化这个词上打了引号,我还以为是科普足球知识,没想到用心如此的险恶。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哼哼,这是在试探足协,球迷,还有社会上对归化球员的态度呢。”谢教授冷笑道,“不想着自己好好培养年轻球员。就想着急着出成绩。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!足协这个计划的想法一出,那些聪明人啊......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全中国的聪明人,算是都到中国足球圈来了,各种奇思妙想啊。”张升吐槽了一句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姜鹏接上话:“就怕是聪明反被聪明误。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所以。我想好了,趁着这次足协做计划的机会,拼着被人骂,我也要把这些聪明人的事情给搅和咯。”谢教授的态度很决绝,“这次我来当搅屎棍,就算是搞得满身屎,提前把我搞退休,我也要去做。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在场的三人都深知归化这个事情对中国足球的影响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一旦足协放开了归化的口子,再加上几个俱乐部以赞助亚足联和国际足联来做策应,国内大量的资金肯定会跑到归化球员的邪路上去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你不出更多的钱,哪个在中国踢球的外援肯换国籍,哪个稍微有点前途的华裔球员肯放弃自己更好的足球环境来中国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绝大部分肯归化的球员,无不像掌握了财富密码的伏拉夫一样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归化1-2个球员,哦,那是能帮国足世界杯出线更轻松点,归化4-5个球员,中国队世界杯小组出线更有把握,那什么时候是个头呢?


             难道要把足协在中超中对外援的限制政策快进到国家队:“中国国足名单里最少要有3名中国本土球员出场”?


             树没长好,不想着给树施氮磷钾,难道往树干上插几根绿叶,这树就变好了?


             真实的历史上,球员归化了,成绩变好了吗?


             是国家队的成绩好了,还是中超球队的亚冠成绩变好了?

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这份建议,我来润色。体制内的文章不是这么写滴。”谢教授轻松的开了一个玩笑,“别人一看就知道是你张升的手笔。不能因为这个事影响了你们俱乐部。就算事情不成功,别把中国足球希望的独苗给败了。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老师。”一股热流在身体内涌动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谢教授摆摆手,让张升不要冲动:“有些事,就该我们这样的老家伙来做,。我在国内足球圈混了一辈子,一事无成,这次也算是有个机会来贡献一下了。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不早了,我看赛程,你们后天还有比赛,不要因为这个事情,影响你们球队的成绩了,都回吧。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看到谢教授开始赶人,张升和姜鹏不得不惜惜做别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9月17日的中超联赛,排前三的三只球队,领先第四的已经多达10分,降级的两支球队基本已定,整轮比赛显得波澜不惊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龙腾队毫无悬念的在主场3-1轻取长春亚泰,唯一引起球迷讨论的是龙腾队的主力守门员黄大炜复出,丢了一个球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接下来的联赛,实力强劲的龙腾队在自己的主场继续着胜利,以4:1击败了来访的天津权健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联赛的结果对张升的教练团队,特别是张升和姜鹏两个人来说并不太关心,因为联赛的改革提议才是他们最关注的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自从上次的俱乐部高层会议后,张升和姜鹏并没有太多的在俱乐部里再透露更多的消息,事情的进展进度也是绝口不提,几个高层主管还以为张升也意识到了这件事的难度,把提议延后了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其实是考虑到几个高层主管明显有抗拒的心理,在谢教授运作的在这个关键时刻,张升不想自己的团队拖后腿坏事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直到张升要率队去上海备战9月27日的亚冠半决赛,也就是东亚区决赛,与上海上港队的比赛前两天,谢教授才来了电话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们给我的议案,我做了修改,等会我发给你们看看。”电话那头的谢老语气很轻松,“各方面的事情,我都帮你们联系了,也稍微做了一点功课。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张升连忙叫来姜鹏,仔细看了看谢教授斧正后的提案,在这份提案里,谢教授并没有像张升的提案那样,将限薪等当做重点,而是着重将讲了青训的内容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他将自己这几年的实地调查结果揉入了提案里,这个框架宏大,细节完善的方案,从社会,政府,资本各方面都进行了阐述,特别是把俱乐部青训要求提高到了一个很大的高度,结合了即将讨论成立的大联盟事宜,侧面对盲目投资进行了质疑和建议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稍晚些时候,谢教授将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:“这个提案,我来出面做主力挡在前面。同时我和江城的符会长做了沟通,他会出来支持青训这块,而且我给他承诺,下届足协改组后的执委会,帮他更进一步主管青训,在这一块,我还是有点面子的。他也是你们江城体院的师兄,以后多和他联系。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小林不是从足协副主席下来到奥委会了吗?他之前一直负责足协的外事这块,在国内举办一次有一定影响力的国际足球赛事一直是他的一个愿望,他觉得世青赛这样的比赛,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连续的几届世青赛,我们成绩都不错,你可以和他多沟通。欧洲那边的资源,你要利用起来。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我和当代的艾总,还有他已经过世的老师董老家里是世交,他们的公司做赛事版权运营的,世青赛这块真的能拿下来,他们也是很看好的。而且足协改组后的执委会,他们当选的概率也不小。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谢教授这样掏心掏肺一一道来,显然是把自己所有的资源都拿了出来。而且从社会,政府,资本的方方面面都照顾到了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对于张升来说,他要做的就是培养出更多更好的年轻球员,帮中国在国际上获得更多的青训上的话语权,让更多的中国年轻球员在国际赛场上崭露头角,同时投入资源拿下2021年的u20世青赛举办权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而谢教授提到的这些人,正是这次提议的支持者。

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