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返回: 足球之召唤千军

    77.那一声

        : !!


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现在韩国和伊朗还是0:0。对乌兹别克斯坦来说,这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。如果这场他们能拿三分,韩国队的比分也不变,下一场在自己的主场,面对韩国队,就一分的差距,主动可就掌握在自己手里了。上一个前锋,这是要孤注一掷了。”苏东对自己的搭档分析道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拉希多夫上场后,乌兹别克斯坦的阵型从4-2-3-1一下变成了4-1-3-2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反观中国队这边黎明上场后,秦明浩稍微退后打前腰,吴磊也相对的后撤打右中场,郝军敏内收成后腰,阵型从4-3-3来到了4-4-1,只让聂江一个人顶在前面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新人换上来,乌兹别克斯坦的气势明显起来了,利用场上多一个人的优势,他们难得的拿到了控球权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在之前的多达八十分钟的比赛里,中国队的控球权一直保持在60%多,将近70%,可以说是完全掌握了场上的主动,现在则是把主动控球权拱手相让给了乌兹别克斯坦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随着控球权的增加,乌兹别克斯坦的进攻,特别是射门多了起来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之前的比赛,乌兹别克斯坦总共就只有四脚射门,打中门框之内的,更是寥寥无几,但是在掌握住控球权的短短几分钟之内,他们连续来了三次射门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这个时候,一个奇异的事情被大家发现了,那就是多一人的乌兹别克斯坦居然比少一人的中国队打得还急躁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前七十多分钟,中国队人员整齐,即便张林鹏受伤下场,全队都是压着乌兹别克斯坦队在打,结果是射门一大堆,一个都没进,反观乌兹别克斯坦队这边,防守层次分明,弹性十足,后防线的艾哈迈多夫的指挥下,有条不紊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现在乌兹别克斯坦队多了一人,结果拿到控球权,到了前场后,连续的几脚射门又远又飘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其实这也是乌兹别克斯坦队的老毛病了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巴巴杨的战术里,为了保证球队进攻的突然性和隐蔽性,他特意制定了一套声东击西的进攻战术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他们的进攻和反击集中在左路,但是射门去大部分集中在禁区外和进攻三区右侧,而且平均射程达到了25米左右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也就说,他们常规的进攻手段是利用左路进攻来吸引对方的防守注意力,然后再把球转移到中路或者是右路,最后在中路或者是右路发起射门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如果他们真有一个极其豪华的前场三叉戟或者是顶级的中场,这样的进攻方式当然是无往而不利,但是实际情况是,他们前场球员的能力真的很一般,以后在亚洲赛场上叱咤风云的肖穆罗多夫毕竟还年轻,潜能未能彻底挖掘出来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最终,这样自作聪明的进攻战术,,射正率也仅28%,威胁程度一般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特别是当乌兹别克斯坦队场边的球员把韩国和伊朗的比赛还是0:0的比分传到场上后,他们踢得更加急躁了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下半场第八十一分钟,乌兹别克斯坦队把从左路攻上来的足球分到了中路,杰帕罗夫努力的又调度到右路,舒库罗夫接到球后,在秦明浩的紧逼下,直接把球吊到中国队的禁区中央,结果海达罗夫才一米八三的身高,在黎明面前完全不过看,更别说黎明还有那么恐怖的弹跳力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黎明一个空中强有力的头球,把球顶出了禁区,并且在滞空的时候,还瞄到了无人盯防的后腰郝军敏,他早就有所准备的头球准确的找打了后者,后者踢得也非常聪明,不在人多的后场过多的纠缠,把球塞给了吴磊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碰到这种反击中一脚触球启动的机会,吴磊岂能放过自己的优势,当他顺势把球趟出去的时候,身高一米九零,前压防守他的中后卫伊斯梅洛夫甚至连转身动作都没有完成,想去拉人的机会都没有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另外一名中后卫克里梅茨负责拖后,他一米九三的身高,灵活性比伊斯梅洛夫还不如,除了上来用身体犯规,不可能去和吴磊拼速度的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在克里梅茨上抢的时候,吴磊的队友艾哈迈多夫倒是很聪明,他开始往回追,防止吴磊去传球了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正如艾哈迈多夫所料,吴磊带了上十米后果断的把球传出去了,他出球的速度远比克里梅茨上抢伸脚的速度要快,虽然被克里梅茨用身体掀翻了,球却准确的找到了左路冲上去的丁怀翌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主裁判根据进攻有利的原则,没有去管吴磊,而是直接往前跑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中国队的中路,聂江正在飞速的前插,右路的向天歌也是将自己的速度提到了极致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能否完成这次进攻,就要看丁怀翌是否能在接到球后,把球传出来了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艾哈迈多夫此时的头脑非常的清醒,他在丁怀翌拿球的一瞬间就直接上手犯规了,根本就不给丁怀翌出球的机会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嘟!”主裁判的哨子响起,他冲过去朝艾哈迈多夫就是一张黄牌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也辛亏这个犯规地点是在中场刚过不久,靠近边线的边路,要不然就凭这次战术犯规,完全是可以给红牌的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看台的球迷不愿意的,嘘声,“黑哨”,“”的骂声不绝于耳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黄剑祥也在表达自己的看法:“这个位置的犯规虽然偏,但是艾哈迈多夫可算是最后的一道防线了,按照之前杜振宇红牌被罚下的尺度来看,给他张红牌并不过为。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李云此时也在和主裁判交涉,但是主裁判不为所动,唯一对中国队有利的是,他补了之前克里梅茨对吴磊犯规的那张黄牌,算是用两个人两张黄牌,换了中国队的这次反击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对乌兹别克斯坦队来说,还不到十分钟就要结束的比赛,这个兑子一点也不亏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果然,两个高大的中后卫回到禁区后,中国队的这个前场任意球无功而返了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有了这次的反击,乌兹别克斯坦队老实了点,进攻的时候,两个边后卫,总会放一个在后场,保证边路的安全,不让后腰去背锅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但是另外一场的比分就是乌兹别克斯坦队的兴奋点,这个东西一戳就高潮,仅仅几分钟后,在得知韩国和伊朗还是0:0时,乌兹别克斯坦队又压上去了,这次连艾哈迈多夫也跃跃欲试,在后场呆了将近八十多分钟后,他忍不住了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下半场第八十六分钟,中国队这边郝军敏的体能出现了一定的问题,被肖穆罗多夫用身体碾压,后者禁区外的射门造成增城的脱手,乌兹别克斯坦队包括艾哈迈多夫都压上准备抢第二点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结果是李云在禁区内敏感的拿到第二点,转身一脚把球踢出了禁区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中国队的反击!”苏东提高了音调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场上秦明浩与杰帕罗夫正在中场争顶,同样是前腰球员,两人年龄,身体素质可就天差地别了,秦明浩轻松的碾压已经到了身体极限的对手,把球分给了右路的向天歌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向天歌终于能为之前自己的防守不利赎罪了,他把自己的速度提高到了极致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高速飞奔的向天歌面对留在后场防守的杰尼索夫,直接莽了起来,后者故技重施,想靠身体的挤压来影响向天歌,向天歌咬着牙,猛的一冲,扛开了杰尼索夫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毕竟向天歌是下半场上场,而杰尼索夫已经打满了全场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过了杰尼索夫之后,向天歌面前一面坦途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这是一个关键的过人。”黄剑祥吼道,“中路的聂江,后点的是丁怀翌,中国队的机会来了。伊斯梅洛夫过来了,没给他犯规的机会,传球,聂江!!!推射,球进了!球进了!!球进了!!!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“聂江的射门......!!球进啦!!!漂亮!!!聂江打破了僵局,八十六分半,八十六分半,中国队在落后一人的情况下,反倒是攻入了一球,这几乎是一个杀死比赛的进球。”苏东标志性的进球时拖长音有了施展的机会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现场看台上的球迷此时已经疯狂了,无数的球迷疯了一样的冲向看台的栏杆,“劝”回了自己的座位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陈江峰此时被自己的女朋友死死的抱住,他也不知道一个瘦弱的女孩子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,自己被搂的差点都快透不过气来了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谭老爷子此时满脸的眼泪,声音早就嘶哑了:“进球了,进球了。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不知道是谁,此时喊出了:“中国足球万岁,中国万岁。”的吼声。顿时,全场都响起了这个句口号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再接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歌被大家唱了起来:“起来,不愿做奴隶的人们......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无数的球迷眼含着热泪,嘹亮的国歌响彻了整个江城体育中心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在解说的黄剑祥已经哽咽了,他用手不跌的擦着怎么止也止不住的眼泪,偷偷透了口气,压下自己的情绪说道:“太不容易了,两名19岁的球员,在中国队最需要他们的时候,横空出世,他们就是中国足球的未来,我爱中国足球,我爱这个未来。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不管外界对黄剑祥有多少的非议,责难,但是谁都不可否认的是他对中国足球的那片赤诚之心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苏东相对的冷静点,他还在考虑比赛:“比赛还没有结束,算上补时,应该还有五分钟左右,我们一定要守住,守住这五分钟,就守住了我们世界杯的门票。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进球功臣聂江现在已经摆脱了队友们疯狂的堆罗汉的庆祝,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他开始是揪起球衣胸前的国徽,深情的亲吻了起来,接着跳过广告牌,冲到了球迷看台下,脱下了自己的球衣,做出了健身的姿势,最后又穿上了球衣,对看台鞠了个躬,笑着回到了场上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向天歌走过来亲切的搂着聂江的脖子:“怎么样。英雄的感觉如何,哥哥我的传球可还行?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聂江根本就没有在乎主裁判出示的黄牌,对向天歌笑骂道:“滚蛋,我比你这只大鹅要大。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向天歌喊聂江英雄是有原因的,因为龙腾队有聂江的专属歌曲,改的就是哪吒的歌,歌词里就是“我们的英雄聂江。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而向天歌因为名字的原因,在龙腾队内被队友给了外个号“大鹅”,不过聂江也没说错,聂江是1998年2月11日的,向天歌则是1998年2月27日,聂江比向天歌要大,应该是向天歌叫聂江哥哥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中国队的这个进球,点燃了球场的氛围,韩国队与伊朗队的0:0反倒成了中国队现在的绝佳助攻,因为这个比分下,中国队可以直接小组第二出线了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等回到场上的聂江接受了所有人的摸头杀后,比赛继续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巴巴杨毫不犹豫的打出了最后一手牌,老队长杰帕罗夫下,海因里希上,这算是把留着的最强的攻击点也派上了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刚刚开球不久,因为庆祝导致的比赛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半场八十九分钟,助理裁判在场边竖起了补时五分钟的牌子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中国队这边从中场就开始坚决的防守,不让对手把进攻推进到进攻三区,已经有点急躁的乌兹别克斯坦队球员显然也乱了方寸,开始单兵作战,一味的突突突,骗前场任意球的意图过于明显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考虑到给过中国队一张红牌,主裁判佩雷拉明显是在找平衡,没有给乌兹别克斯坦机会,中国队反倒是连续获取了两次球权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之前还是一片“黑哨”,“”的球迷,毫不吝啬自己的掌声和欢呼声,估计这个时候,让他们去投票世界最佳裁判,大家也会把自己的票毫不犹豫的投给他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磨磨蹭蹭中,比赛的时间一秒一秒的消失了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等到比赛还有两分钟时,里皮给出了自己最后一个换人,郝军敏被齐鸣换下,后腰的对位换人,要的就是加强防守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郝军敏也是成精的人了,一副哎呀,我体能不够,我腿都要断了,我跑不动的样子,慢慢的往场边蹭,主裁判倒是铁面无私,跑过来催他赶快下场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乌兹别克斯坦队这边的球员也过来推搡郝军敏,这下大家可不干了,还好主裁判够给力,快速的阻止了大家的聚集,赶得上河南农村的大爷了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郝军敏吃了张黄牌后,总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下场了,齐鸣上场牢牢站住中路,和丁怀翌两人把球护住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当丁怀翌利用自己脚下花哨的技术,把球黏在身上半天后,在乌兹别克斯坦队球员的推搡下应声倒地,换到了一个前场任意球。


             看台上的球迷已经急不可耐了,他们对着球场的大屏幕,开始异口同声的喊起了倒计时:“十,九,八,七,六,五,四,三,二,一。”


             主裁判不吹哨,所有观众又开始从十喊到一,主裁判还是不吹哨,观众继续......


             就在观众都不耐烦的时候,五分钟的补时又多给了一分钟,主裁判吹响了全场比赛结束的那一声哨音。




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